欢迎光临时尚家居门户万叶千家  wanyeqianjia.com  

万叶千家

数字营销新浪潮、全面赋能新活力!全球化一站式内容传播解决方案!
万叶智擎 发表于 2021-5-28 14:42

最近一段时间,家装行业又有开始热闹的迹象了。一是,今年市场确实不错,家装企业的业绩应该不会差;二是,跨界进军家装行业的巨头开始崭露头角了,例如,阿里、贝壳、国美,等等。

行业热闹点倒不是什么坏事,不然在这么枯燥的传统行业,各位内心也显得孤独。记得上次行业热闹还是2015年左右,大量资本进场、跨界选手众多,尤其是公装企业。以金螳螂、广田、亚厦、洪涛、宝鹰为代表的几家公装巨头高调布局家装。

但是2021年,可能是一个分水岭,这些企业体验了一把家装行业之后,算是见识了这个行业的水深火热,不过在经历了前两年的倒闭潮之后,现在,公装企业也要跟家装行业说「再见」了。

有些事闹得还挺不愉快,重新复盘下这几家“老大哥”这几年的全过程吧。


01

金螳螂是这几家公装企业布局家装铺子铺得最广的企业,没有之一,这波势能一直保持到了2019年,就没再继续,取而代之的是,大幅度调整。2019年年报披露,家装电商设立的“金螳螂·家”系列子企业从144家降为95家(期内,转让49家)。

2020年,转让或注销“金螳螂·家”系列子企业 51 家;2021年1-3月,又注销了衢州金螳螂家、丽水金螳螂家两家公司。截至3月末,剩余“金螳螂·家”系列子企业42家,接下来,大概率还会继续注销和转让线下门店,进一步收缩。

金螳螂·家的业绩虽然从未单独披露过细节,一直将金螳螂·家、定制精装、品宅几块业务打包在一起,以金螳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来对外披露业绩,(2020年,以金螳螂装配科技子公司来对外),2016-2020年,这几年的业绩情况汇总如下:

截屏2021-05-28 下午3.18.49.jpg

据一位内部员工透露,定制精装的业绩一直在金螳螂电商总业绩里占大头,金螳螂·家体量不大。2020年1-7月,金螳螂·家完成产值仅为0.92亿元,年度目标完成率7.39%。这几年折腾下来,算完账,到最后还是赔钱了。这笔学费交完之后,金螳螂肯定体会到家装与公装的不同,这是两个行业,想要做大做强,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
当然,金螳螂·家不想放弃家装市场,但一直没有传递给外界传递一个清晰的新模式和思路,至于接下来怎么打,是转型成为赋能型平台,还是私有化,仍然是个谜。


02

第二家,亚厦股份。

2015年6月,亚厦股份旗下的互联网家装品牌“蘑菇加”官宣,同年,实现营业收入388万元,亏损2227万元。2016年,新设立体验店19家,其中加盟店18家,自营店1家。 营业收入534万元(其中加盟店459万元,自营店75万元),新签订单3955万元;

截至2017年末,蘑菇加共有体验店 22 家,其中加盟店 20 家,自营店 2 家。营业收入2816万元(加盟店1650万元、自营店1166万元),全年新签订单1.08亿元。2018年开始调整业务模式,门店数量收缩至16家(加盟店11家,自营店5家),实现营收3861万元,开发B端的快装业务板块。

2019年,蘑菇加体验店缩减为12家,其中加盟店8家,自营店4家。蘑菇加转变角色,开始与亚厦幕墙营销联动,打开业务渠道口,当年新签订单1亿元,实现营业5459万元。

与此同时,直营家装业务板块转型批量精装,结束原来散户接单和单一驻点楼盘营销方式, 转型为渠道批量装修,摸索BBC业务模式,逐渐关闭原有门店。

2020年财报显示,互联网家装业务收入5710.51万元,占总营收比重0.55%。其中8家门店,加盟店4家,营收8.84万元,直营店4家,营收5701.67万元。

亚厦股份明确提出家装业务的调整方向:停止运营商合作、关闭家装直营门店,蘑菇加一府一作和商业空间统一合并至公司工管中心,成立蘑菇加事业部;全面整合人员工作岗位,优化资源配置。

逐渐放弃家装业务的信号从2018年就开始,到目前为止,基本已经调整结束,该关的店基本也都关了,该停的业务也都停了。这几年,蘑菇加没有跟风去大面积扩张,应该是最正确的决策了。


03

还有,洪涛股份。

2015年9月,洪涛股份搅局互联网家装,高调上线“优装美家”(北京优装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),这个曾被寄希望于公司整体向互联网转型的重要布局,也作为洪涛股份切入家装市场的排头兵项目,挖了不少行业的人才过去。

但现实情况是,优装美家的发展并没有在嘈杂的家装市场站住脚,从上线起,经历了长达6年的亏损。

截屏2021-05-28 下午3.18.58.jpg

优装美家从2015年上线2020年这6年发展过程中,也曾试图在多个城市建立分站扩张,但是迟迟没有得到市场验证,探索出自我造血功能,收入长期停留在几百万元的水平,6年累计收入仅为1608万元,但亏损1.36亿元,可以说给市场交足了学费。

虽然公司一直没注销,但是官网已经打不开,现在的状态基本等于放弃。

互联网家装基本放弃,职业教育这个第二主业,进展并不顺利。

从2014年开始,洪涛股份“将职业教育打造为公司第二主业”的战略目标,并开始一系列投资收购布局。

截屏2021-05-28 下午3.19.05.jpg

2020全年收入结构中,职业教育和学历教育总营收3.7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10.38%。连续几笔收购,看似有了一项新的增量业务,但实则不是。

在众多收购企业中,四川新概念是标的最大的,收入和利润贡献是最多的,但也是出售最早的。2020年12月4日,洪涛股份将持有四川新概念教育投资有限公司(新概念公司为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及四川城市技师学院的举办者),51%股权以人民币7.5亿元转让给南宁市卓文教育。

2020年,四川新概念教育营收3.01亿元,净利润8796万元;年初起至出售日,四川新概念教育为洪涛股份贡献净利润 4486万元。不管是收入还是利润角度,都为洪涛股份的业绩做出了贡献。

这笔交易完成后,新概念公司将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。恰逢2020年疫情影响,北京尚学跨考教育科技和上海学尔森也出现不同程度亏损。这也意味着,洪涛股份“将职业教育打造为公司第二主业”这个长达7年的战略目标,也基本落空。

2020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.69亿元,同比下降11.46%;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(亏损)3.50亿元, 同比下降1,057.10%。对于洪涛股份来说,现在真的是压力山大。


04

第四家,广田集团。

2015年,广田集团推出互联网家装品牌“过家家”,同年11月,过家家第一家 2000 平米线下体验馆在深圳开业。2016年,“过家家”在深圳有4家线下体验店开业, 过家家(广田云万家)引入腾讯作为战略合作伙伴,在武汉地区共同设立腾广科技(武汉)有限公司,合作开展互联网家装业务,除了一场发布会,双方并没有明显的合作产物。

过家家的行业动静一直不大,目前缩减至只有深圳一家门店提供服务,其他城市暂停服务。在对互联网家装的布局上,广田自己进场了,还投资了外部企业。

2016年1月,广田投资上海荣欣装潢设计有限公司1.529亿元,获得44%的股权,估值3.475亿元。这笔投资背后有一个净利润业绩承诺,即三年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9723 万元。如果未完成业绩目标,老荣欣(即上海荣欣装潢有限公司)必须回购广田持有的股份。

但是2016-2018年,上海荣欣装潢设计有限公司的经营数据并不理想,这三年的营收分别为:1.64亿元、1.89亿元、9816万元,净利润分别为:(亏损)1757万元、(亏损)2667万元、(亏损)2077万元。

2018年12月29日,广田与上海荣欣装潢有限公司、陈国宏、深圳市宏拓鹏海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上海弘之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上海荣欣装潢设计有限公司签署了《股权回购协议》。

协议约定:上海荣欣装潢有限公司、陈国宏回购广田持有的(上海荣欣装潢设计有限公司)44%股权,回购价格合计1.379亿元,及2016年4月1日起以该回购价为基数按10%年利率计算的利息,股权回购款分五年支付完毕,2019年开始,每年年底前支付1.379亿元的20%,于2023年 12月31日之前,付清剩余款项及全部利息。

2020年1月,上海荣欣装潢支付首期回购款2758万元。但是,一直未按协议支付第二期股权回购款。


05

因为股份回购协议而“烦恼”几年的还有「宝鹰股份」。

宝鹰股份没有亲自下场布局互联网家装项目,而是以投资形式进场,比其他几家都进入的都更早。2014年3月,投资上海鸿洋电子商务(以下称“我爱我家”)1.08亿元,占股20%,估值5.4亿元。同年12月26日,宝鹰股份追加投资我爱我家3000万元,获得2.5%的股份,累计持股22.5%;

2015年8月31日,上海瑞锐以6500万元对我爱我家进行增资,占股5.263%,宝鹰股份的持股比例自动稀释为 21.316%。不足2年时间,我爱我家的估值已经达到12.35亿元。

在宝鹰股份投资之前,我爱我家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1.74亿元,净利润2813万元,已经连续2年实现盈利,我爱我家以年扣非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不低于30%的业绩承诺(2014-2016年,扣非净利润不低于4500万元、5850万元、7605万元)。

原本以为2013年是我爱我家快速增长的起点,谁曾想这已经是它的巅峰时刻。前前后后资本累计加持超过2亿元融资,但是我爱我家一直在走下坡路,盈利情况跟资本预期相差甚远,2014-2016年,我爱我家分别盈利1681万元、1524万元、553万元。

我爱我家在2017年遭遇亏损6914万元。2018年8月,资金链就出现问题。宝鹰股份与我爱我家的官司也从这个时候开始了。

2018年12月11日,宝鹰股份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鸿洋电商实际控制人谢虹、马自强履行股权回购条款,购回宝鹰股份持有的鸿洋电商(我爱我家)18.948%股权,支付股权回购款人民币1.08亿元及利息。

同日,宝鹰股份还有另外一笔股权回购条款诉讼,要求马自强履行股权回购条款,购回宝鹰股份持有的鸿洋电商务 2.368%股权,支付股权回购款人民币 3000 万元及利息。 两笔回购条款,对应不同的估值,第一笔估值5.70亿元,第二笔估值12.67亿元。

但是这笔钱,能不能追回来,什么时候能追回来,谁都不知道。


- 总结 -

现在回头复盘公装巨头布局互联网家装这6年,这几家领头羊,无论在资金、资源上都不输于其他选手,但在家装领域,试错几年,几经周折,依然没有摸清楚门道,最终都铩羽而归,无一获得成功,那个年代的激情就这样结束了。

640.png

实际上,不仅仅是公装企业,前面还有无数创业公司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始终没找到一个破解规模不经济的方案,行业没有进步,家装消费者的体验依然没有得到改善。

大家也逐渐认清了一点,复杂且长链条的家装行业单纯依靠资金、资源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有这样错误认知和心态的企业,都给家装行业交足了学费,甚至还留下了一堆狗血故事。如今,自己原有的公装业务也面临不小的挑战,看这几家公司的经营数据及市值,也大概能体会到,原有业务并不轻松,这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?

上面提到的“官司”,应该还会继续打,但是从心态上,已经对家装没多少兴趣了,不愿意再继续亏钱进去,也是时候调整自己的公装业务所面临的挑战了。至于接下来,各家会不会讲其他故事(比如,装配式)重新进场,还很难说,看样子,有这个趋势。(树懒生活Fine)

回顶部